• 
    
    <button id="m7hd6"><acronym id="m7hd6"><cite id="m7hd6"></cite></acronym></button><rp id="m7hd6"><object id="m7hd6"></object></rp>

    <button id="m7hd6"></button>
  • <progress id="m7hd6"></progress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化視野 >> 王安石的讀書詩與書齋生活
    王安石的讀書詩與書齋生活
    作者:林雨鋈  發布時間:2022/7/22 10:21:29  瀏覽量:
      【摘要】王安石以讀書之廣著稱,其學術思想成分也相對復雜。除了具有新學特色的儒家思想,另有宋人疑古精神體現在其詩作中。王安石讀書以實用為目的,其讀書詩通過對圣賢名臣的感慨和點評,飽含作者疑古創新的理性意蘊,傳達了富有理性思辨的歷史觀念。王安石不僅在詩中表達讀書觀點,還將日常生活融入讀書詩創作中。解讀王安石的讀書,不僅能探究其人的內心世界和審美意趣,同時也能窺見他的歷史觀和北宋士人的讀書精神。
      【關鍵字】王安石;讀書詩;書齋生活
    讀書的主張:“惠施說萬物,槃特忘一句。寄語讀書人,呶呶非勝處”(《偶書》);“我讀萬卷書,識盡天下理。智者渠自知,愚者誰信爾”(《擬寒山拾得二十首》其七)。
      王安石的仕宦生涯經歷了崗位的頻繁調動。在他行旅之時,最重要的莫過于隨身攜帶書籍:“翛翛一囊衣,偶以一書笈”(《再用前韻寄蔡天啟》);“罷憊得休假,衣冠倦趨翔。挾書聊自娛,解帶寺東廊”(《休假大佛寺》)。即便是短暫的出行,無論行至何處,王安石都書不離身,他在詩中有對自己隨處讀書的描寫:“竟欲從君飲,猶便讀我書”(《晚興和沖卿學士》)。
      王安石還有一首《舟中讀書》,專門吟詠旅途中的讀書生活。自唐朝開始,水路交通逐漸發達,詩人在行水路去往各地的途中,總會產生一些意氣風發或惆悵悲慨之作。與“輕舟已過萬重山”的快意瀟灑不同,宋代士人在羈旅中的思考更富冷靜的思辨與內斂的沉靜之風。王安石的這首《舟中讀書》云:
      冉冉木葉下,蕭蕭山水秋。浮云帶田野,落日抱汀洲。歸臥無與語,出門何所求。未能忘感慨,聊以古人謀。
      以人文雜糅理性的眼光解讀風景,是宋人感悟江山如畫的一種獨特方式,這首詩前兩句的原點是作者自己,坐在舟中觀看動態山水,以水路為線,融入蕭瑟之秋的情境中,詩人如同行在一幅山水畫內。接下來兩句的原點發生轉移,詩人從圖中抽身而出,以旁觀者的身份退而觀景,把自己從萬物中抽離出來作為主體,眼前的山水景色作為他者,呈現在他眼前的又另有一番風景,“帶、抱”兩個動詞的使用,將山水景色的動態之感躍然紙上,與前兩句的靜態山水形成對照,一動一靜的對比,將畫面描繪得更具生機。如果說前半部分是潛心對景色進行描繪,那么后半部分則是詩人心境的展現與將讀書融于風景的思考。后半部分作者將現有的山水圖景作為一個無情的、空白的文本,從所讀詩書中加以歷史的理解與今人的詮釋,用帶有人文與歷史的眼光來解讀所遇見的風景,這又是宋人觀景的一個獨特之處。在書齋中,因空間的局促與狹隘,書本中傳達的世界給予了士人對外在世界的想象,書齋之小與書中世界之大形成對比,即便是孤窗案幾,對影夜讀,也不覺得寂寞無味。當走出書齋識見天地之時,眼前動態的山川河流,又需用往日所讀來理解與體味,方能形成宋人追求的讀書之雅趣的人生體驗。
     。ㄈ┐白x:將閑散自然融合于沉醉詩書
      讀書樂趣不僅是士人超脫世俗風范的彰顯,同時也是儒家“兼濟天下,獨善其身”思想的體現,在書齋中與友人相對而坐,漫談詩書,加以暢飲,不得不說是歷代文人的人生一大快事。王安石晚年的書齋名為昭文齋,所作《昭文齋》云:“我自山中客,何緣有此名。當緣琴不鼓,人不見虧成!薄罢盐摹背鲎浴蹲髠鳌贰盎瘕堩腠,昭其文也”!罢盐摹币鉃轱@揚文采。
      王安石詩中亦有與友人相坐漫談的樂趣:先看這首《平甫歸飲》:
      無田士相吊,亦以廢燕樂。我官雖在朝,得飲乃不數。詩書向墻戶,賓至無杯杓?杖∩瞎叛,酬之等糟粕。有如揚子云,歲晚天祿閣。但無載酒人,識字真未博。叔兮歸自東,一笑堂上酌。緒余不及客,兒女聊相酢。高談非世歡,自慰亦不惡。寄言繁華子,此趣由來各。
      這首詩是王安石在館閣任職時所作,記敘與弟王安國共飲的境況。詩開頭以無田、廢燕樂的士人形象描繪自己,接著又言家中滿是詩書,自己甚少飲酒,詩中敘述與親人相聚歡愉輕松的氛圍和樂趣。詩書佐酒為伴,是別樣雅趣的體現。
      讀書不僅是士人的精神療養與修身養性的方式,也是士人亦隱亦仕生存方式的體現,王安石在詩中也有慕陶情結,這與他飽受黨爭之苦,兩次罷相的倦仕人生體驗有著緊密關系。相比陶淵明的歸園田,王安石的精神家園則是沉醉書齋:“田宅荒涼去復來,詩書顏發兩塵!保ā洞雾嵈痍愓宥住菲涠;“捐書去寄老山林,無復追緣往事心”(《和叔雪中見遇》)。詩人埋身于書齋,發出“解玩山川消積憤,靜忘歲月賴群書”的感慨,即便是病中寂寥之時,也唯有書能給他帶來快樂,《北窗》中對“北窗枕上春風暖,漫讀毗耶數卷書”的書寫,亦是詩人不問世事,遠離政治斗爭倍感輕松的情感抒發。在沒有政務纏身的宅院中,整日與詩人作伴的,唯有詩書,書籍此時不是無情的物品,也不僅是文化靈魂,而是化身為有情的知音,在生活中充當了陪伴者的角色,詩人將書完全融入自己的生活中,讀書不再是一件具有儀式感的事情,而成為生活中的日常存在,“殘生傷性老枕書”“蕭蕭一榻卷書坐”“困來顛倒枕書眠”“滿簪華發一床書”“我床撥書當午眠”這些詩句的出現,無不體現了書與讀書,都成為詩人生活中常態化的一件事情。讀書從一件事、一個動作衍生為一個士人玩味的對象。宋代士人對讀書的享受及體驗映射出獨特的雅趣與詩意。讀書這件事情,已經不再像以往那般嚴肅化、規范化。在這樣的亦讀書亦閑居的過程中,藝術、文化與日常生活之間的鴻溝消失了。
      在王安石的紀游、贈答、閑適等各類題材
    站內搜索
    點擊排行
    最近更新
    亚洲一级AV片段_日韩AV在线播放_最近的2019中文字幕免费手机_公妇仑乱在线观看
  • 
    
    <button id="m7hd6"><acronym id="m7hd6"><cite id="m7hd6"></cite></acronym></button><rp id="m7hd6"><object id="m7hd6"></object></rp>

    <button id="m7hd6"></button>
  • <progress id="m7hd6"></progress>